作 息 混 亂

一只废材文手。

感谢看到我的你。

[双莉]魔女的诅咒

CP:凯柠凯无差
捏造过去,假的结局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食用愉快→


“你还活着啊。凯莉。”安莉洁冷冷地说到。

安莉洁刚刚经历一场乱战,她的状况实在算不上好:身上覆盖着明显的伤痕,发丝凌乱并且略显参差不齐,平日里从不离身的柠檬发卡不知道掉在了哪里。

“是啊,安莉洁,我还没死。让你失望了?不过也快了。我猜。”凯莉靠在一块尚未回归元力的巨大冰块上,朝安莉洁露出了一个貌似与往常无二的微笑。

凯莉不合时宜的想起了早上吃的一块柠檬蛋糕。她不太确定到底是今天早上还是昨天早上,但总归不会是明天早上。她记不清了。一块小蛋糕吃完,两个人都是满嘴的柠檬酸味和糖霜甜味。她也不能确定到底是层层包裹着蛋糕的糖霜更甜,还是安莉洁柔软粉红的嘴唇更甜。直到胸腔里传来沉闷而急促的咳嗽声,把她自甜美的回忆中生生拉回了现实。

她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甚至可以说比起安莉洁的还要更加糟糕。她的星星发卡似乎和安莉洁的柠檬发卡掉在一个地方——她用月刃削去了安莉洁的一缕长发,代价是被冰链擦过脸颊——反正是找不到了。老骨头倒是离她不远,但是被安莉洁用冰牢锁住的不论是人是物都尚且自顾不暇,更别说带她逃离险境了。

凯莉曾将安莉洁带入老骨头的内部空间,与恋人分享自己的秘密花园。安莉洁一度为此惊叹不已,并对老骨头的能力和他的主人赞叹有加。她们甚至尝试着在那个空间里进行过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并非不计后果的一时脑热,即使是现在,凯莉也仍旧坚信着安莉洁值得自己为她做的一切。但显然对方现在并不准备留给她追忆过去的闲暇时间。

“谈不上。”安莉洁几乎凝固的面容不起丝毫波澜,仿佛凯莉记忆中那个拥有天使般笑容的蓝发少女不过是一个幻影。

凯莉捂着左腹,鲜血从她指间细小的缝隙溢出,那里刚刚被安莉洁的冰刃刺了个对穿。

“我可是星月魔女啊安莉洁。”似是不满安莉洁不在意的态度,凯莉再度开口。“魔女怎么能够轻易死去呢,你说对吗?安莉洁。”

凯莉又想起了与安莉洁的初遇。星月照耀着寒冰,蓝发少女柠檬绿色的双眸闪烁着圣洁之光。

那个时候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呢。或许是感到了后日里的敌对结局,只觉得那仿佛没有没污染过的纯真眼神真是令人恶心。可偏偏又有那么一丝心动。

“所以?你要开始垂死挣扎了吗?”安莉洁皱眉,快速凝结出冰刃悬浮在身旁。她了解凯莉,知道她不是甘心别人好过的人,她一定会在临死前拉上几个垫背,防止在跌入地狱时摔个粉身碎骨。即使已经有不少人在地狱盼着她的大驾了,不过她肯定不介意再多一个。安莉洁想着,又操控所剩无几的元力凝结出更多的冰刃逼近凯莉。

这一切当然一丝不落地被凯莉看在眼里,于是她瞬间就明白了安莉洁在想些什么。她了解安莉洁,就像安莉洁了解她一样。

可惜你错了——这可真难得——我亲爱的安莉洁。魔女在心底露出一丝恶作剧即将得逞时的笑意。

如果换一个人来,凯莉确实会垂死挣扎一下,并且会让自己看起来要更加漂亮,仿佛一切只是她精心策划的一次恶作剧。但是现在,在安莉洁面前,在做了她半生恋人的死对头面前,她突然不想这样做了。她几乎在一瞬间就策划好了一场杰出的恶作剧,这本来就是她的天赋,而在此刻被发挥到了极致。

凯莉有点儿控制不住地想大笑一番,但是她一动便牵扯到了左腹的伤口,疼得她立刻倒吸一口冷气。快意和痛楚在她脸上搅和成扭曲的色彩,弄得安莉洁有些不明就里。

星月魔女尽量保证气息平稳好不牵动伤口把自己疼个半死给安莉洁送人头,她说:“别这样安莉洁。我只是想说,魔女总喜欢给公主下这样那样的诅咒——即使一定会被打破——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不是吗?安莉洁。”

凯莉眯起眼,温柔地冲安莉洁展露微笑——这是她自以为的,实际上她笑得十分狡猾,虽然也不失可爱娇俏。一如她每次向安莉洁做出幼稚的恶作剧后,等待安莉洁的亲吻时那甜美的快乐。

“你的意思是想给我下个诅咒等待王子的拯救吗凯莉?真是没想到星月魔女的副业原来是做红娘啊。”安莉洁的笑容一贯甜美而安静,是凯莉喜欢的样子,现在却不可抑制地带上了一抹深深的嘲讽。“我是不是该向伟大的星月魔女大人致以谢意了?”

安莉洁面上嘲讽,内心却又添了几分疑惑,她没由来地感到紧张与不安。

安莉洁对凯莉的第一印象算不上好,实际上,她并没有想刻意去记住这个蓝眼睛的小魔女,无奈小魔女本身就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一下子就在初尝情事的冰雪圣女心里盖上了章,别人抢都抢不动。

于是向来直接明白的安莉洁便主动出击,誓要跟凯莉来一段美好的初恋。原本凯莉同样正因为这份无望的感情而烦恼,没想到最终却凭借小圣女对于爱情热烈而冲动的向往打破了僵局。这下两个人都尝到了甜头,更不愿就此草草放手,理所当然的两人越纠缠越深,那时候谁都没有想过该如何应对未来早已注定好的敌对结局。

冷静,安莉洁。不要多想,不要动摇,不要露出破绽,现在的敌人……是凯莉。安莉洁告诫自己,舌根不知怎么的泛着苦涩。

“不,不,我亲爱的安莉洁,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星月的魔女,而你是冰雪的圣女,星月和冰雪,多么地——算了,这不重要。总之放轻松,安莉洁。我只是想给你下个无伤大雅的诅咒而已,这是属于我们的游戏,我和你的。与他无关。应该说,无关任何人。”凯莉“无奈”地笑笑,但很快便维持不住,回到了平日里游戏时那恶劣却又可爱的笑容。“星月魔女为冰雪圣女精心准备的诅咒,究竟会为圣女大人带来些什么呢?来试一试吧,安莉洁。”

“我诅咒你,安莉洁。”

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游戏,就由我和你作为我葬礼的主角吧,我亲爱的……安莉洁。

不等待安莉洁的反应,凯莉微笑着为人生最后一场恶作剧述说开场白。

“我以我的爱情为代价,诅咒你,你将失去你的爱情,并且它将永远无法重获新生。”

再见,安莉洁。星月魔女湛蓝色的双目渐渐失去了神采,伤口慢慢开始不再有血流出。

两人确立关系是因为凯莉难得的冲动,未经思考的吻是情欲极好的催化剂。于是她们坦明心意,在星月的见证下拥吻,星屑与冰晶一同没入黑夜,她们得到了美好的爱情。

再见,我的爱情。凯莉微笑着合上双眼,就像是安静的睡着了。

安莉洁安静的看着星月的落幕,呆立着几乎停止了思考,冰刃和冰牢因为元力的耗尽而慢慢消失,直到身体内部传来无法忽视的力竭感才再一次开始活动。她想用冰封住凯莉的身体,但所做出的一切都丝毫不起作用。

凯莉死了。安莉洁突然无比清晰意识到。那个让她又爱又恨,漂亮又聪慧的小魔女,死了。

于是她的爱情也随着一些正在破碎的东西一起消散了。

在故事的后来,安莉洁和其他很多人帮助救世主金打败了一起七神使和旧神,然后便销声匿迹,再没有任何故事记载着一位名为安莉洁的旧世圣女。

她一直活了很久很久,同时因为活得太久而忘记了许多东西,不过她从没忘记自己的爱情是个什么模样。她记得她有着长长的黑发,湛蓝色的眼睛,脸上总会挂着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漂亮又聪慧,她让她又爱又恨。

她记得她和她玩过一个游戏,一个没有赢家的游戏。至于那是什么,还有她的名姓,她也没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了。

End.


碎碎念:是老文重修。很久以前的文了,翻出来修修改改,真实黑历史。当初写这篇文的时候写着写着懒得写了于是草草结尾,结果改的时候才发现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鬼玩意儿(……)。犯懒(我到底是有多懒)同时觉得这样似乎也挺好的(并不),于是只是修修改改缝缝补补又瞎扯了一堆,最后生成了现在你们所看到的这份产物……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祝愉快。

『生日快乐呀,小队长。』

一点骚话合集。
算是个备份。
我究竟坑了多少(。
双莉攻受无差,一点片段不好意思打tag了。
520持续放飞自我中——


江哥能把墙打出凹痕是因为那是一副很旧的墙x

一路顺风。

走好。

【安雷】Have a good life.

(强行)然老师生日快乐!!!七夕快乐!!
(其实本来也是想作生贺的但我的假肝实在太废……)
灵感来源于蓝色天空太好看了!!【??
原梗来自于以前看到过的一条微博,侵删致歉。


       那件事发生在一个碧空如洗的下午。
       我登上回国的飞机,想要回去见我的朋友。我打电话给她,问她想不想我,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她调笑问我是不是终于准备将自己打包成礼物给她送去了,我反调戏回去,说对啊,我把自己送给你当七夕礼物,开不开心?
       电话里她的声音让我感到陌生而又熟悉,几年的分离让我们记忆中的彼此都发生了不少变化,所幸这并未拉远我们之间的距离,反而让我们更加珍视对方。
       空姐走过来提醒我飞机即将起飞,我抱歉地对她笑笑,赶忙挂了电话坐好。
       再过两个半小时就可以见到她了。我想着,忍不住笑出来。
       “是回去见什么人吗?”邻座的先生带着温和的笑意问到,声音低沉并且负有磁性,十分好听。
       我这时才正式注意到我的邻座:一位有着翡翠色双眼的成年男性。
       这位先生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年纪估计已有六七十岁,我因为他已经白了大半的头发而猜测到,仅凭面容与身姿来判断我至多认为他是四十多岁。他面上并不看得出老态,身姿也十分挺拔,身材匀称,没有发胖也不显瘦弱,看上去比一些年轻人都要精神。
       当时我没能及时回答的原因是那双像是两块顶级翡翠的祖母绿色的眼睛实在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看它们看得入神。
       翡翠的主人见我不答,大概是怕我觉得他是坏人,于是解释到:“冒昧了,我不小心听到了小姐说的话,而且我正是要回去见一个人,所以便问了一句。如果唐突了可爱的小姐实在是一大罪过,不过请你放心,在下是一名骑士。骑士是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女性的事情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不礼貌,不由得感到十分窘迫,我赶紧应声到:“您好,叫我阿流就好,我可算不上是什么小姐。您的眼睛很好看,刚刚我不小心看得入神了……十分抱歉。我确实是回去见一个朋友。”
       骑士先生笑着说没关系,他的笑容似是具有能安抚人心的魔力,让我渐渐放开来,不再感到窘迫。
       我有点好奇他为何自称为骑士,但是过重的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也不打算探知他人的隐私。
       我试着和他攀谈,问他是去见谁。骑士先生说是去见他的恋人。
       “骑士先生的恋人?”我好奇到。
       “啊,他是一个……”骑士先生顿了顿,大概是在思考该如何介绍他的恋人。
       “他?”我忍不住打断他,“抱歉,打断了您说的话,只是我,呃,他……?我想可能是……她?”
       “啊,是的。”骑士先生对于我的疑问进行了肯定,歉意地微笑着向我道歉,“如果这让你感觉到不适,抱歉。”
       “不,没有的事。”我赶紧摆手否认,生怕让这位善良的骑士因此受到伤害,“我只是有点惊讶。惊讶于……我原本以为骑士先生的恋人会是一位美丽的公主。”
       “未经册封的骑士可是没有资格迎娶高贵的公主的。”骑士先生笑着说,他的笑容仍然温和得让人心生暖意。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一名年长的优秀骑士应该不会因为这些事而产生不必要的情绪才对。
       “不过我的恋人也真的可以称得上美丽了,他确实十分好看。拥有那样的美丽还不自知,你说他是不是傻?而且放着好好的继承人不当还离家出走自称为海盗,旁人几辈子都羡慕不来的好家世在他眼里还不如做一个恶党来的有趣,他也真是个怪人……”
       骑士先生说起他的恋人时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柔和起来,原本就让人心生暖意的笑容此时温柔得像是三月的暖阳。
       虽然骑士先生一直在数落恋人的不是,但是眼里都快要溢出来的温柔是做不了假的。他一定很爱他的爱人。我想。
       “啊,抱歉,光让你听我说了,人一旦年纪大了难免会有些唠叨,请谅解。”骑士先生突然反应过来,抱歉地冲我笑笑。
       “没关系的,我想你一定很爱他吧。”我说。
       “咳……还是别说我这个老人家了,不如说说可爱的小姐你?”骑士先生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
       “啊?我?我没谈过恋爱啊……您说的我听得也很开心,还是您说吧?”我配合地转移话题,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试图将话题绕回去。
       “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姐居然没有谈过恋爱吗?真是不可思议。”他十分惊讶地忽视了后面一句,说得我脸红了好一会。
       “啊、并没有……”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又重申了一遍自己没有谈过恋爱的事实。
       “我还以为刚刚和你打电话的那个人是你的恋人呢。你在和那个人说话时的笑容可是非常漂亮的。”骑士先生说到。
       我更加感到不知所措,万幸的是骑士先生见我这副模样便又转开了话题,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聊得很愉快。
       飞机很快平安到达了机场,这时我才发现我和骑士先生已经不知不觉聊了两个多小时。我不禁惊异于我竟能和一个尚不知名姓的陌生人如此相谈甚欢。
       不过再相谈甚欢也到了分别的时刻。
       出了机舱,我与他道别,对他说了一句:
       “Have a good time.”
       他微笑,很认真地慢慢对我说:

       “Have a good life.”

       我怔住,心里霎时就被突如其来的感动给填满了。
       原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不过相处了短短两个多钟头,这位已经年老的骑士在分别时站在他快到尽头人生之路,用他快要走完的人生,为我这个陌生人还长的人生送上诚挚的祝福。
       我的喉咙像是被梗塞住了,说不出话来,而他则微笑着向我道个别,转身走向前来迎接他的恋人。
       我发现他的恋人确实可以称得上美丽,即使已经年过六十,但他漂亮的紫色眼睛还是亮的像是盛有一片星辰大海,就像是我和朋友小时候曾有幸见过的那片璀璨星空一般。
       海盗先生扎着很长的头巾,上面印有一颗明黄色的星星。
       他们之间的相处十分自然,根本不见久别重逢的欣喜之情,而那份融洽则让人完全无法插足。我隔着人群望去,他们就那样走远,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大概是早就拥有了所谓的“good life”。
       ——他们正是彼此的“good life”.
       我的感动逐渐化成了一滴一滴的温柔与暖意。
       朋友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身边,轻轻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她说,“欢迎回来。”我转过身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她,“我回来了。”同时在心里默默说到:

       “We have a good life.”

-End-

其实一开始想说给然老师的正是这句话,甚至在纸上写了下来,但是字丑到哭而且根本不好意思这么说……
总之祝看到这篇文的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good life”!!
以上。

【安雷】无题


然老师祝您生日快乐!!!!

终于赶在了末班车上!!
然老师使我文力上升!!
但是废材仍旧是废材……也不能指望一个废材能飞升……
一个很短很垃圾的短篇,本来还有下篇的但是这么短这么垃圾的一小段就用了一个半个小时……
正好明天七夕试试看能不能肝出来!!
大概是校园pa……
叫《无题》是因为真的想不出标题……
人怂不敢艾特……
意念艾特然老师!!






       “喂,安迷修!”雷狮在三楼对着操场上的安迷修喊到,一只脚踏在护栏上。
       正是放学的时间,同学们早走个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一些留堂的差生和正在运动的男生们以及他们的女朋友。
       但雷狮的声音还是引来了不少视线,安迷修叹了一声朝上看去,露出了温柔的笑。
       雷狮漂亮的紫色眼睛被夕阳的余晖映得像是在发光,而安迷修温柔的笑容也在这光的照耀下增添了几分美好。
       雷狮的脸上是一贯的张狂笑意,声音嘹亮,悦耳动听。
       只是落在别人,例如说代表人物安迷修的耳里,就不是那样让人舒心了。并且当安迷修看见雷狮那架势时就心生不妙。
       “我要跳下去了。”
       ——果不其然。
       安迷修的温柔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如果换一个人来说这话安迷修基本不会信,只当那人是开玩笑,或者是劝他放弃轻生的念头。毕竟会大声宣扬死亡预告的人多半不是在开玩笑就是实际上不想死只是想博取同情。
       可雷狮不会那这种事来开玩笑,更不可能轻生。他说这话分明只是提前做一个预告,宣示他接下来的行为,只是纯粹的单向通知,不接受任何商量与反对。
       他只是说完,然后一跃而下。
       “等……!”
       “呀啊——!!”
       安迷修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他想说“等一下”,却被女生们的尖叫声给盖过去了。
       可怜的骑士先生只能尽力在这短短几秒钟内做好准备,为了迎接他任性并且肆意妄为的猫陛下。
       除了两位当事人以外大概没人相信安迷修真的能接住雷狮。
       旁观者们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可以说是坚信着的了:那个狂傲漂亮得不像话的、有着一双美丽的紫色眼睛的男人,即将摔成一个残废。有些感到惋惜、有些胆小的、还有些不忍心看见那种场景的人已经闭上了眼。
       其实安迷修自身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否接住雷狮,但他已经跳下来了,选择将命运交由自己,这就不再关乎能力问题了。
       周围的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不算小,甚至可以称得上吵闹的惊呼。

       安迷修接住了雷狮。
       他被那股不算小的冲击力撞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但雷狮切切实实地被他给接住了。他将他稳稳的抱在怀里,没有因为任何外力而放手。
       安迷修的脑袋撞在雷狮的胸口,很疼。两人都得到了相等的疼痛感。
       安迷修清晰地听见了雷狮的心跳,平稳安定,没存丝毫变快的迹象。
       黄昏时分的天空简直温柔得让人痴醉。暖黄色的光似是要给所有被它笼罩在内的人渡上一层金边。
       安迷修迎光,雷狮逆光。
       两张棱角分明的帅脸都给这暖光柔化成了微微模糊的样子,但是两人眼中的彼此依旧清晰。
       安迷修露出一个与平时对可爱的小姐们礼貌温和的笑截然不同、只会献给心爱之人的笑。
       他用只有他和雷狮能听见的声音说到:

       “我接住你了,雷狮。”

       雷狮也笑了起来,紫色的眼睛亮得像装着一片星辰大海。
       王低下头去亲吻他的骑士。

       “你又接住我了,安迷修。”




最后再说一次:
然老师生日快乐!!!!

大哥反常的原因果然与某骑士有关

@木兮
突然发现其实我不会用lofter……
交党费!

安雷,微瑞金,一句话凯柠凯,一句话雷祖雷。
卡米尔视角。
安雷恋人前提设定。

1.
       大哥最近有点反常。
       少喝酒了,也少吃烤串了。
       还天天一个人出门。
       不正常,这太不正常了。
       于是我准备跟踪大哥。
       要好好准备一下,好避开佩利和帕洛斯。
2.
       我错了,以为能避开佩利和帕洛斯是我犯的第一个错误。
       出门前我真该给他们安排点事做。
3.
       帕洛斯发现我在跟踪大哥之后提议带上他们两一起跟踪。
       我答应了。
       这是我犯的第二个错误。
4.
       佩利不明白我们要干嘛,看到大哥在前面还准备去打招呼。
       啧,蠢狗。
5.
       打招呼的行为当然被我们制止了。
       然后帕洛斯告诉他我们现在是在跟踪大哥,不能暴露自己。
6.
       “为什么要跟踪老大?”
       “佩利,你想啊,最近老大是不是很反常?”
       “啊?是有点!老大都少喝酒了!”
       “是吧?你就不好奇老大这么反常的原因吗?”
       “哦!不好奇!”
       “所以为了弄清楚老大反常的原因,我们才跟踪老大……啊?”
       “傻狗闭嘴。”
       “闭嘴叫你跟踪你就跟踪。”
       最后一句是我说的。
7.
       我反省自己的第一个错误。
8.
       我问帕洛斯为什么不选择跟踪我而是选择和我一起跟踪大哥。
       他说跟踪我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跟踪大哥。
       “而且我不认为带着一只蠢狗跟踪一个敏感神经质啊不细心的人能够成功。”
       我装作没听见前一句的样子。
       我就当这是夸我了。
9.
       同理可得,两个聪明人带上一只蠢狗跟踪他们的首领也很难成功。
       所以然后我们就被大哥发现了。
10.
       我深切的反省我的第二个错误。
11.
       我跟大哥说佩利想吃铁角犀和幻影龙蜥的肉,我们带他去狩猎。
       总之把事情都推到佩利身上就对了。
12.
       大哥一贯非常信任我。
       所以托我的福,大哥没有深究。
13.
       “你们先回去,晚点我带肉回去。”
       大哥说完就走了。
14.
       我更加坚定了跟踪大哥的想法。
       装模作样地,啊不,慢慢往回走了一段后又悄悄跟了上去。
       我们没有试图更接近一些,一直远远跟着大哥。
15.
       当然,是在再yong三rou勒wei令xie佩利之后。
16.
       这是我犯的第三个错误。
17.
       接下来的一路非常顺利。
       大哥到了森林中心,站在全星球最大也最老的那棵树下。
       我们藏在不远处灌木丛里,大概距离50米吧,毕竟是森林。
       我们没有靠的太近,不然会被大哥发现的。
18.
       大哥看上去是在等人。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我否定了。
19.
       凹凸大赛中可不存在什么友谊。
       更何况大哥身为王座上的那个人,更不可能有朋友这种东西。
       王座底下只会有骸骨与臣民。
20.
       不,也有可能是在等人,或许大哥要与某人做些什么交易。
       但是这没必要避开我们,不如说是大哥根本无所谓我们知道与否,即使其中有一个人总想着叛变。
      我有点好奇大哥到底是要干什么了。
21.
       很快,我看见有人朝这里走来。
       或许是路过的人。我想。
       毕竟刚刚也有两个人路过,是那个天天被大赛第一追着要打架的大赛第二和那个迟到两个月的大哥感兴趣的新人。
       简单点说,就是大赛第二格瑞和他的发小金。
22.
       原来大哥真的在等人。我看见大哥朝那人走去。
       而且等的人还是大哥的宿敌。
       ——安迷修。
23.
       佩利一脸茫然。看到安迷修的时候差点要冲上去,被我和帕洛斯拦住了。
       帕洛斯的眼睛转来转去,大概是又在算计着些什么。
       不可否认,他们在看到安迷修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惊讶。
       真是太不沉稳了。
24.
       后来佩利跟我说,在看见大哥等的人是安迷修的时候,我满脸震惊。
       怎么可能。
       然后我问他是选择忘记还是死。
25.
       安迷修给大哥酒,是凹凸星球特有的白酒,很烈,限量供应的那种。
       他是不是在酒里下毒了。
26.
       安迷修和大哥一起喝酒。
       他是不是想把大哥灌醉好伺机杀死大哥。
27.
       安迷修和大哥在聊天,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
       他是不是想让大哥放松警惕准备伺机偷袭大哥。
28.
       虽然安迷修说自己是骑士,骑士不可能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但是万一他因为无法打败大哥忍不住用了呢。
29.
       安迷修吻了大哥。
       他是不是……?????
30.
       安迷修???
       吻了???
       大哥?????
31.
       佩利一脸的惊吓
       帕洛斯满脸的错愕。
       真是太不镇静了。
32.
       后来帕洛斯跟我说,看到安迷修吻了大哥的时候,我整张脸都扭曲了。
       怎么可能。
       我对此嗤之以鼻。
       一边使用无定之躯。
33.
       不镇静的后果就是我们再一次被大哥发现了。
34.
       “可以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吗卡米尔?”大哥笑得一脸和善。
35.
       我诚挚地反省我的第四个错误。
36.
       我好方。
       大哥已经开始召唤闪电了。
37.
       当然最后大哥也没有揍我。
       而是禁了我每天的甜品。
       理由是节省开支。
38.
       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你还是揍我吧!
39.
       我讨厌安迷修。
       佩利和帕洛斯也是。
40.
       哦,对了。
       大哥禁止佩利吃肉,还给他吃蔬菜和水果。
       理由同上。
       也禁止帕洛斯出去搞事了。
       理由是避免树敌过多。
       顺带一提,36伏以上。
       自己意会。
41.
       明明是大哥你开支最大!!也明明是大哥你树敌最多!!
       感用心想个借口吗大哥?!
       冷静,不然我要崩人设了。
42.
       “如果不听话的下场……”
       “Bong!!”
       “你们知道的吧?”
       大哥说这话时笑得非常温柔。
43.
       我觉得我需要吃块蛋糕压压惊。
       佩利表示他需要吃块肉压压惊。
       帕洛斯想他需要搞点事压压惊。  
44.
       哦,忘了。
       这些事都不能干了。
45.
       以及自从上次之后,安迷修天天光明正大的来找大哥进行一些成年人的交流。
46.
       我觉得我需要再吃块蛋糕压压惊。
       佩利表示他需要再吃块肉压压惊。
       帕洛斯想他需要再搞点事压压惊。 
47.
       哦,又忘了。
       我们现在只能吃蔬菜水果,外出活动也只有狩猎。
48.
       不知情的人依旧以为大哥和安迷修是死对头。
       也不知道大赛第一的两个跟班,啊不,大赛第六和大赛第七终于开始交往了。
       甚至不知道大赛第二跟他的发小其实早就在一起了。
       更不知道星月魔女和大赛第十实际上也是一对。
       呵,天真。
49.
       啊,我的眼睛要瞎了。
       佩利都说连他的钛合金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帕洛斯也表示即使是老练如他也快瞎了。
       我现在在算定制墨镜需要的积分。
       当然得特别定制,不然哪里能阻挡这一对对恩爱狗,大哥除外,发出的巨大闪光。
       只有我的,那两个瞎了就瞎了吧。
50.
       顺带一提,现在我们能吃甜品也能吃肉了。
       帕洛斯还是不能搞事。
       似乎大哥认为跟踪事件是由帕洛斯挑起的。
       大哥还是爱我的。
51.
       其实自大哥与安迷修的关系暴露在我们面前之后我就开始向安迷修售卖有关大哥的情报了,条件是他每天给我提供两块蛋糕。
52.
       当然,我还是很讨厌他。
       佩利和帕洛斯也是。
       即使帕洛斯也可以搞事了。
53.
       不过我们已经不在意了。
       也早就习惯了雷狮海盗团的团长与他的宿敌随时随地的闪光弹。
54.
       没办法,大哥喜欢。

END.